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济观察 > 正文

南玻A原高管讲述集体离职:前海5份议案也是导火索

发布时间:2017-01-04

关键词: 公司, 关于, 辞职, 高管, 议案, ┊阅读:次┊

◎每经记者欧阳凯 陈鹏丽 邱徳坤 实习记者 段倩倩

一场由南玻高管集体离职引起的震荡正在持续。

南玻A(000012,SZ)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原高管11月16日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透露,日前南玻举行的董事会上,代表前海人寿、北方工业方的4名董事王健、陈琳、叶伟青、程细宝提出的5份议案是促成此次南玻高管集体辞职的关键因素。

据了解,上述提及的5份议案,分别为《关于制定<南玻“十三五”发展战略规划> 的议案》、《关于要求管理层核查光伏电站投资项目的议案》、《关于公司管理人员任免以及员工聘用相关事宜的议案》、《关于调整董事会对总经理部分授权的议案》、《关于要求公司就员工离职等事项作出澄清公告的议案》。

据这名原高官称,公司原董事长曾南也曾经对5份议案发表内部讲话表示:除了与旗滨合作的光伏电站的议案外,不同意另外4项议案。这位原高管称,“议案都是前海人寿提出来的。”他甚至认为这些议案有问题,并最终因为有这样的前因后果,各位高管每个人辞职有自己理由。

5份临时议案也是辞职关键

根据南玻A11月15日晚间公告,11月7日王健、陈琳、叶伟青、程细宝4名董事向南玻董事会提出的《中国南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提案》(以下简称《提案》),内容包括《关于制定<南玻“十三五”发展战略规划> 的议案》等5份议案。公司在收到上述提案后,于2016年11月9日通过电子邮件向所有董事发出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的通知。

然而,在11月14日的临时董事会议上,提出上述《提案》的4位董事现场提出撤销原《提案》中的所有议案。

2015年,南玻A曾遭到“宝能系”连续举牌并控股,前海人寿、钜盛华通过不断增持、举牌及定增,成为南玻A的第一大股东。“宝能系”增持举牌期间,南玻A董事会和管理层也几乎同步“换血”。今年1月,董事补选议案中补选王健、陈琳、叶伟青、程细宝4位董事,除王健外,其余3人均为“宝能系”背景。

11月15日晚间,南玻A公告了董事长曾南、董事CEO吴国斌、财务总监罗友明、副总裁柯汉奇、副总裁张凡、副总裁张柏忠、副总裁胡勇等7名董事的辞职消息,次日晚又公告了两名独董和董秘辞职的消息。

对于此次高管的集体辞职,南玻A辞职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,此前公司的股权激励方案是董事辞职的导火索。而上述高管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采访时表示,他认为未被审议的5份议案也是造成高管辞职的关键。

“议案都是前海人寿提出来的,不过没有形成决议。”该人士称:“这种提案出去以后,几乎是停滞管理层财权、人事权等各种权限,会导致公司瘫痪。他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从事的是高危行业,比如多晶硅,硅材料哪一个环节出问题都是很麻烦的。”

上述高管认为,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前因后果,各位高管每个人辞职有自己理由,“从我本人感受而言,在这种氛围下,我不能这么耗下去,因为我要对我的职责负责,但我不能履行我的职责了。我觉得每个人离职都有各自的理由,但从我本人来讲,你们也看到了,我也不多说。”

“个人影响是小的,更多是团队,我们是制造业,是一环靠一环,有些高管在南玻工作30多年,20多年的,我是11年半,管理层很多非常能干,但我相信,南玻因为有良好的管理文化,希望南玻能挺过这关。”上述人士告诉记者。

原董事长逐条反对4项议案?

对于5项议案,该高管并不看好。据上述高管提供的资料显示,南玻创始人、原董事长曾南,也对前述5项议案作过公司高管内部讲话。

采访对象提供的一份曾南关于5项议案的内部讲话文字稿显示,曾南认为,“议案一:你们提出的‘十三五’规划,我认为是空话、套话,没有任何实质内容,即使这个规划要做,也是明年换届再修订,新人新思想,现在讨论此案无意义,没有任何实际价值……”

对于与旗滨合作的光伏电站的议案,曾南表示同意。

对于议案三《关于公司管理人员任免以及员工聘用相关事宜的议案》,曾南认为,“你们要不相信总经理,可以令其辞职嘛,让他在那里当摆设,实在虚伪,没有意思。他当CEO不是一天两了,你们有什么证据怀疑他,单凭一封所谓的匿名信,证据太苍白了吧。此议案我反对。”

对于议案四《关于调整董事会对总经理部分授权的议案》,曾南认为,“如果什么都要董事会审议,行吗?公司事情多,就算每个月审议一次,这个会开得起来吗?急事怎么办?这个董事长反正我也不干了,吴国斌无职无权只有被问责,难得做人。”

“议案五(《关于要求公司就员工离职等事项作出澄清公告的议案》),你们这个搞法只会加剧公司的动荡不安,在人才高度流动的今天,留人要靠留心,留下一个文件是卡不住人的。靠高薪挖人前海人寿应该是师傅,若不满意就换,前海人寿频繁而任性换人,早已在社会上广为流传,南玻走几个人你们慌什么?当然,我也没有兴趣去求证这些东西。你们说的第三方主要是指所谓的旗滨集团吧?其实我们来去的人在中国几个大玻璃公司都有,你们打算告谁?再告谁,随后又告谁?所以,做不到的事,不如不说……此案我反对。”

上一篇:新兴市场国家在挑战中蹒跚前行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  • 临沂资讯
  • 人人环保网